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avagexy

Close my eyes and listen to my heart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  

2006-12-07 22:52:35|  分类: 电影音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- savagexy - Savagexy

中文片名: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
改编自奥地利著名作家茨威格同名小说
编剧:徐静蕾
导演:徐静蕾(第52届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最佳导演)
摄影:李屏宾
领衔主演: 姜文 徐静蕾 黄觉
公映时间:2005年3月4日


一 个 陌 生 女 人 的 来 信

〈奥地利〉茨威格 著  张玉书译

   著名小说家R·到山里去进行了一次为时三天的郊游之后,这天清晨
返回维也纳,在火车站买了一份报纸。他看了一眼日期,突然想起,今天
是他的生日。“四十一岁了”,这个念头很快地在他脑子里一闪,他心里
既不高兴也不难过。他随意地翻阅一下沙沙作响的报纸的篇页,便乘坐小
轿车回到他的寓所。仆人告诉他,在他离家期间有两位客人来访,有几个
人打来电话,然后有一张托盘把收集起来的邮件交给他。他懒洋洋地看了
一眼,有几封信的寄信人引起他的兴趣,他就拆开信封看看;有一封信字
迹陌生,摸上去挺厚,他就先把它搁在一边。这时仆人端上茶来,他就舒
舒服服地往靠背椅上一靠,再一次信手翻阅一下报纸和几份印刷品;然后
点上一支雪茄,这才伸手去把那封搁在一边的信拿过来。
   这封信大约有二三十页,是个陌生女人的笔迹,写得非常潦草,与其
说是一封信,毋宁说是一份手稿。他不由自主地再一次去摸摸信封,看里
面是不是有什么附件没取出来,可是信封是空的。无论信封还是信纸都没
写上寄信人的地址,甚至连个签名也没有。他心想:“真怪”,又把信拿
到手里来看。“你,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的你啊!”这句话写在顶头,算
是称呼,算是标题。他不胜惊讶地停了下来;这是指他呢,还是指的一个
想象中的人呢?他的好奇心突然被激起。他开始往下念:
   
   我的儿子昨天死了——为了这条幼小娇弱的生命,我和死神搏斗了三
天三夜,我在他的床边足足坐了四十个小时,当时流感袭击着他,他发着
高烧,可怜的身子烧得滚烫。我把冷毛巾放在他发烫的额头上,成天成夜
地把他那双不时抽动的小手握在我的手里。到第三天晚上我自己垮了。我
的眼睛再也支持不住,我自己也不知道,我的眼皮就合上了。我坐在一把
硬椅子上睡了三四个钟头,就在这时候,死神把他夺走了。这个温柔的可
怜的孩子此刻就躺在那儿,躺在他那窄小的儿童床上,就和人死去的时候
一样;他的眼睛,他那双聪明的黑眼睛,刚刚给合上了,他的双手也给合
拢来,搁在他的白衬衫上面,床的四角高高地燃着四支蜡烛。我不敢往床
上看,我动也不敢动,因为烛光一闪,影子就会从他脸上和他紧闭着的嘴
上掠过,于是看上去,就仿佛他脸上的肌肉在动,我就会以为,他没有死,
他还会醒过来,还会用他那清脆的嗓子给我说些孩子气的温柔的话儿。可
是我知道,他死了,我不愿意往床上看,免得再一次心存希望,免得再一
次遭到失望。我知道,我知道,我的儿子昨天死了——现在我在这个世界
上只有你,只有你一个人,而你对我一无所知,你正在寻欢作乐,什么也
不知道,或者正在跟人家嬉笑调情。我只有你,你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,
而我却始终爱着你。
   我把第五支蜡烛取过来放在这张桌子上,我就在这张桌子上写信给你。
我怎能孤单单地守着我死了的孩子,而不向人倾吐我心底的衷情呢?而在
这可怕的时刻,不跟你说又叫我去跟谁说呢?你过去是我的一切啊!也许
我没法跟你说得清清楚楚,也许你也不明白我的意思——我的脑袋现在完
全发木,两个太阳穴在抽动,象有人用槌子在敲,我的四肢都在发疼。我
想我在发烧,说不定也得了流感,此刻流感正在挨家挨户地蔓延扩散,要
是得了流感倒好了,那我就可以和我的孩子一起去了,省得我自己动手来
了结我的残生。有时候我眼前一片漆黑,也许我连这封信都写不完——可
是我一定要竭尽我的全力,振作起来,和你谈一次,就谈这一次,你啊,
我的亲爱的,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的你啊!
   我要和你单独谈谈,第一次把一切都告诉你;我要让你知道我整个的
一生一直是属于你的,而你对我的一生却始终一无所知。可是只有我死了,
你再也用不着回答我了,此刻使我四肢忽冷忽热的疾病确实意味着我的生
命即将终结,那我才让你知道我的秘密。要是我还得活下去,我就把这封
信撕掉,我将继续保持沉默,就象我过去一直沉默一样。可是如果你手里
拿着这封信,那你就知道,是个已死的女人在这里向你诉说她的身世,诉
说她的生活,从她有意识的时候起,一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为止,她的
生命始终是属于你的。看到我这些话你不要害怕;一个死者别无企求,她
既不要求别人的爱,也不要求同情和慰藉。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
请你相信我那向你吐露隐衷的痛苦的心所告诉你的一切。请你相信我所说
的一切,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请求:一个人在自己的独生子死去的时刻是不
会说谎的。

   我要把我整个的一生都向你倾诉,我这一生实在说起来是我认识你的
那一天才开始的。在这以前,我的生活只是阴惨惨、乱糟糟的一团,我再
也不会想起它来,它就象是一个地窖,堆满了尘封霉湿的人和物,上面还
结着蛛网,对于这些,我的心早已非常淡漠。你在我生活出现的时候,我
十三岁,就住在你现在住的那幢房子里,此刻你就在这幢房子里,手里拿
着这封信,我生命的最后一息。我和你住在同一层楼,正好门对着门。你
肯定再也想不起我们,想不起那个寒酸的会计员的寡妇(她总是穿着孝服)
和她那尚未长成的瘦小的女儿——我们深居简出,不声不响,仿佛沉浸在
我们小资产阶级的穷酸气氛之中——,你也许从来也没有听见过我们的姓
名,因为在我们的门上没有挂牌子,没有人来看望我们,没有人来打听我
们。况且事情也已经过了好久了,都有十五六年了,你一定什么也不知道,
我的亲爱的。可是我呢,啊,我热烈地回忆起每一份细节,我清清楚楚地
记得我第一次听人家说起你,第一次看到你的那一天,不,那一小时,就
象发生在今天,我又怎么能不记得呢?因为就是那时候世界才为我而开始
啊。耐心点,亲爱的,等我把以前都从头说起,我求你,听我谈自己谈一
刻钟,别厌倦,我爱了你一辈子也没有厌倦啊!
   在你搬进来以前,你那屋子里住的人丑恶凶狠,吵架成性。他们自己
穷得要命,却特别嫌恶邻居的贫穷,他们恨我们,因为我们不愿意染上他
们那种破落的无产者的粗野。这家的丈夫是个酒鬼,老是揍老婆;我们常
常在睡到半夜被椅子倒地、盘子摔碎的声音惊醒,有一次那老婆给打得头
破血流,披头散发地逃到楼梯上面,那个酒鬼在她身后粗声大叫,最后大
家都开门出来,威胁他要去叫警察,风波才算平息。我母亲从一开始就避
免和这家人有任何来往,禁止我和这家的孩子一块儿玩,他们于是一有机
会就在我身上找茬出气。他们要是在大街上碰到我,就在我身后嚷些脏话,
有一次他们用挺硬的雪球扔我,扔得我额头流血。全楼的人怀着一种共同
的本能,都恨这家人,突然有一天出了事,我记得,那个男人偷东西给抓
了起来,那个老婆只好带着她那点家当搬了出去,这下我们大家都松了一
口气。招租的条子在大门上贴了几天,后来又给揭下来了,从门房那里很
快传开了消息,说是有个作家,一位单身的文静的先生租了这个住宅。当
时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姓名。
   几天以后,油漆匠、粉刷匠、清洁工、裱糊匠就来打扫收拾屋子,给
原来的那家人住过,屋子脏极了。于是楼里只听见一阵叮叮当当的敲打声、
拖地声、刮墙声,可是我母亲倒很满意,她说,这一来对面讨厌的那一家
子总算再也不会和我们为邻了。而你本人呢,即使在搬家的时候我也还没
溅到你的面;搬迁的全部工作都是你的仆人照料的,这个小个子的男仆,
神态严肃,头发灰白,总是轻声轻气地、十分冷静地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
神气指挥着全部工作。他给我们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因为首先在我们
这幢坐落在郊区的房子里,上等男仆可是一件十分新颖的事物,其次因为
他对所有的人都客气得要命,可是又不因此降低身份,把自己混同于一般
的仆役,和他们亲密无间地谈天说地。他从第一天起就毕恭毕敬地和我母
亲打招呼,把她当作一位有身份的太太;甚至对我这个小毛丫头,他也总
是态度和蔼、神情严肃。他一提起你的名字,总是打着一种尊敬的神气,
一种特别的敬意——别人马上就看出,他和你的关系,远远超出一般主仆
只见的关系。为此我是多么喜欢他阿!这个善良的老约翰,尽管我心里暗
暗地忌妒他,能够老是呆在你的身边,老是可以侍候你。
   我把这以前都告诉你,亲爱的,把这以前琐碎的简直可笑的事情喋喋
不休地说给你听,为了让你明白,你从一开始就对我这个生性腼腆、胆怯
羞涩的女孩子具有这样巨大的力量。你自己还没有进入我的生活,你的身
边就出现了一个光圈,一种富有、奇特、神秘的氛围——我们住在这幢郊
区房子里的人一直非常好奇地、焦灼不耐地等你搬进来住(生活在狭小天
地里的人们,对门口发生的以前新鲜事儿总是非常好奇的)。有一天下午,
我放学回家,看见搬运车停在楼前,这时我心里对你的好奇心大大地增涨
起来。大部分家俱,凡是笨重的大件,搬运夫早已把它们抬上楼去了;还
有一些零星小件正在往上拿。我站在门口,惊奇地望着一切,因为你所有
的东西都很奇特,都是那么别致,我从来也没有见过;有印度的佛像,意
大利的雕刻,色彩鲜艳刺目的油画,末了又搬来好些书,好看极了,我从
来没想到过,书会这么好看。这些书都码在门口,你的仆人把它们拿起来,
用掸子自习地把每本书上的灰尘都掸掉。我好奇心切,轻手轻脚地围着那
堆越码越高的书堆,边走边看,你的仆人既不把我撵走,也不鼓励我走近;
所以我一本书也不敢碰,尽管我心里真想摸摸有些书的软皮封面。我只是
怯生生地从旁边看看书的标题:这里有法文书、英文书,还有些书究竟是
什么文写的,我也不认得。我想,我真会一连几小时傻看下去的,可是我
的母亲把我叫回去了。

……

完整小说请访问:http://166.111.27.131/novels/foreign/strange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